天堂有爱

编辑:夏玉艳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4-05-07 15:12 [打印] [ ] 论坛 微博
    如果,这世上真有天堂的话,我想,他们一定在那里,一定手挽着手,坐在云端上,正微笑地看着我们呢!
    我的父母已经离世快30年了,双亲都是在1986年7月去世的,老两口相差仅13天。如今我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,可对双亲的思念却一直不曾停歇,尤其是春节时,每当左邻右舍传来 “爹、娘,俺们给你俩磕头了”的话语时,我的内心总会涌起阵阵酸楚,我亲爱的父母又在哪里呢?
    1952年冬天,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,兄弟姊妹4人,我是最小的一个。我认为,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能摊上年轻的爹娘。而我却不然,父母生我时都步入不惑之年,待我长大记事时,他俩已到了垂暮之年,所以说,年轻力壮的父母我一生也没见过。
    小时候,家里生活不富裕,母亲年轻时又缺少奶水,我们弟兄姊妹4人都是母亲一口口喂大的。那时最好的滋补品也不过是用勺子做点面糊糊罢了。年幼的我还经常在半夜饿得哇哇直哭,母亲便会从被子底下拿出珍藏的馒头放在嘴里嚼着喂我……我们4人都是这样被娘带大的,为此,母亲40多岁便早早地掉光了牙。后来,我们家养了一只奶羊,年纪最小的我便喝上了羊奶。
    60年代,两个哥哥都当了兵,姐姐也出嫁了,但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没有好多少,特别是3年自然灾害期间。当时,父亲在村里公社绿化队工作,每天中午管饭。父亲每天总是把中午发的菜团子或窝头带回家,让我们娘儿俩吃,而他却用开水泡野菜充饥。记得有一次,父亲将一个破牛皮手套用水浸泡后煮着吃……你寻思那东西能好吃吗?由于长期营养不良,父亲瘦得皮包骨头,腹部胀得老大,透过肚皮几乎能看见内脏。最终,父亲病倒了。当他吃了大夫开的药后,竟在体内排出一盆子蛔虫!大夫说这是经常吃野菜引发的蛔虫病,那些年,母亲经常踮着小脚坐闷罐车去徐州 “背粮食”, “背粮食”就是用我家里稍微值点钱的东西和人家换点地瓜干、玉米面等。
    1963年春天,村里照顾军属,让父亲在火车站附近开了个茶馆。虽然一壶水只卖2分钱,但除去上交的,家中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。我30岁之前,为家里干的唯一的力气活就是挑水,因为开茶馆离不开水,毫不夸张地说,我那些年挑的水足能将我们村漫过来的,一大桶水我几下就能从井里提上来,闭上眼也能从家摸到井沿边……
    1972年,两位哥哥相继复员,大哥回到了老家,二哥留在了德州。天有不测风云,这年的6月,母亲突发脑溢血,竟没了呼吸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让准备后事。当时我们兄弟3人抱头痛哭,二哥用两个手指头放到母亲嘴里说: “我就是不让您咽这口气!”奇迹终于发生了,母亲竟渐渐有了知觉……治疗期间,母亲的气管经常被浓痰堵住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我们弟兄3人就用胶管嘴对嘴向外吸痰,又腥又臭的浓痰经常进入我们嘴里……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精心护理,母亲终于活了下来,神志也清楚了,但是半边身子却瘫痪了。为了让母亲再站起来,我们遍访名医,但母亲最终也没能站起来。 14年来,我们弟兄3人为母亲擦屎倒尿、擦洗身体,从没有让母亲生过一点褥疮。
    1984年,父亲73岁,母亲亦是76岁高龄了,他们生活已经不能自理。我们兄弟3人商量后,决定轮流伺候二老。轮到我家时,我把两间正房腾出来让父母居住,并准备了床和炕。早晨,我上班之前,先将二老移到床上,将收音机打开,把他们的被褥晾晒在院里。中午下班后,先将被褥抽打干净铺在炕上,随后,再将父母移到炕上。冬天里,我把父母房间的土炕来了个 “深加工”——盘了一个可以两门烧火的拐炕,此举使两位老人都可以有足够的热炕空间,又互不妨碍对方的翻身和活动。每天,我把土炕烧得热热的……我的两个哥哥对父母更是无微不至,每天喂水喂饭、端屎端尿……
    为了使父母能够好好地活着,我们弟兄3人虽然付出了一点辛苦,可谁也没有喊过怨、叫过苦,总觉得父母在这世上能多活一天,我们做儿子的就有爹可叫、有娘可疼,我们就是人世间最幸福的孩子……
    韶华易逝,人生易老,一转眼间,父母已离开我快30年了。我不知道,他们到底去了哪里?如果,这世上真有天堂的话,我想,他们一定在那里,一定手挽着手,坐在云端上,正微笑地看着我们呢!
□ 赵伟善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