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母也是娘

编辑:夏玉艳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4-05-07 15:12 [打印] [ ] 论坛 微博
   “娘,娘,娘啊……”凌晨三点半,我被这声音“叫”醒。用 “叫”这个字,显然不合适,因为这是隔壁房间岳母发出的呓语。岳母86岁了,得了帕金森,唯一好的器官就是耳朵。接着是陪床的我的老婆的问话,几句之后,又没有了动静。过了没十分钟,又听见在叫,我过去开开灯,见岳母躺在床上,双眼紧闭,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什么,我看见老婆坐在床头,满脸困倦。 “您喝水呀?”我问,岳母答道, “嗯!”。我找到她喝水的杯子,倒了半杯水,端给她,媳妇说: “让她自己端着!”我明白,这是媳妇找机会锻炼岳母的肢体。平时岳母很少活动,喝了水,媳妇让老人躺下,很快睡着了。
    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岳母和我家的往事,一幕一幕在我脑海里重现。
    我和媳妇的结合,完全是岳母的功劳。用外人的话讲,这是当年丈母娘相中好女婿。当时媳妇是全村有名的好姑娘,美丽、大方、稳重、善良,又有一手好活——裁剪缝纫。这在当时很了不起,全村的人都去她家做衣服,她在济南学的裁剪,手艺特别好。找她做衣服的也特别多。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有好多家登门求亲的,结果我胜出了,因为岳母相中了我的老实踏实本分,在岳母的支持下,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    当时我在本乡中学教书,那时正是应试教育昌盛时期: “分分分,学生的命根;考考考,教师的法宝”。我是无空照顾家的,一心扑在教学上。家里的里里外外全由媳妇一人打理。结婚三年,有了一双儿女,全凭岳母帮忙照顾。因为我兄弟多,当时二哥、三哥家都有小孩,母亲的确照看不过来,再加上他们也有自己的责任田,没时间照顾孙子孙女,所以这俩孩子和姥爷、姥姥特别亲。
    才结婚时,没有新房,和父母住在五间房里。 1989年大雨,我的房子泡了水,只好搬出去租房住,先是在媳妇同宗的哥哥家住,后又搬到岳母的老宅,那段时间,正值夏天,天热,多雨,那是我一生最难忘的:几乎天天和岳母一家吃饭,吃的最多的是岳母腌地大蒜。除了这些,农活岳母也帮了我家很多!
    我家有四亩地,虽说不多,但活还是一样不能少。记得春天耕地播种,夏收夏种,秋收秋种,连着差不多10年,每年岳父岳母在我的地里,留下了忙碌的身影。那年有块地因干旱没种上,地势高,地上沟浇水又上不去,又没有水龙带,是岳母岳父用脸盆,从沟里淘水浇的。
    “吱吱吱……”街上的喇叭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。看看岳母,还在熟睡。想起前段时间看的视频 《婆婆也是妈》,在此我喊出我多年的心声:岳母也是娘!
□ 李宗治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